音乐

当前位置:文化汇>音乐>流行音乐>正文

黑豹乐队,中国摇滚的印记

来源:搜狐文化  发布日期:2017-05-23 11:54

黑豹乐队是中国著名摇滚乐队之一,成立于1987年,曾经过多次人事变动,但只要一谈起中国摇滚,都会想到这支乐队。几十年来,黑豹已经构成当代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——编者按

黑豹乐队已经成立三十周年了。

黑豹乐队,中国摇滚的印记

谈起中国摇滚,人们总会提起这支老乐队,也多少了解这支乐队一直都在运转——任凭主唱怎么换。但说起他们这些年写的歌,没多少人听过。

2017年4月21日,黑豹发行了第七张专辑,《本色》,但并没有带来很多关注。5月12日,黑豹参加四川卫视的《围炉音乐会》的录制,但最大的亮点,是于谦上台合唱了《Don't Break My Heart》。

黑豹对于大部分人,是属于上个世纪的名词。

///

「华人在世界上专辑销量最多的摇滚乐队」,「一个时代的人们心中摇滚的代名词」……只要乐队没改名,这些宣传话术就永远可以用在黑豹乐队身上。黑豹是一个乐队,李彤、赵明义这些一直陪伴乐队的元老,说起来更有资格代表黑豹。但论及实际影响力,窦唯、栾树、甚至秦勇,都更有话题可以说。

黑豹乐队,中国摇滚的印记

有人说黑豹是吃老本,毕竟后来黑豹的发展,看上去就是一路下坡;但如果黑豹自始至终没有辉煌过,那么这支坚持了三十年,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老乐队身上,更多的倒是悲情英雄的色彩。

可是,他们和中国摇滚,又没有看上去那么亲近。黑豹的商业化运作很早,但并没有带来持续的成功,偏流行的轨迹慢慢拉开了他们和摇滚圈的距离。他们选择的方向里,既没有崔健所倡导的批判,也没有后来者们风格上的多元新潮。

他们走的是通俗音乐的主流路线,但既没有得到流行音乐的认可,也没有中国摇滚上的话语权,更像是一颗有着薛定谔的主唱的活化石。当举办摇滚拼盘时,官方和民间都可能叫上他们,来唱一唱老歌;但谈论起摇滚,很少有人会言及现在的黑豹。

他们就这样坚持了三十年,发了七张专辑。如果愿意解读,他们歌里,有着另一种摇滚故事的讲法。

///

新专辑名为《本色》,如果结合上一张专辑的名字来看,更能体会到其中深意。上一张专辑,名为《我们是谁》,发行于2013年。离再上一张专辑,《黑豹Ⅴ》相隔9年。

《本色》的封面用了一个闪着金光的黑豹头,这张在屏幕上一滑动就产生gif效果的封面图,像是和92年的《黑豹》专辑相呼应。

黑豹乐队,中国摇滚的印记

专辑第一首歌是《How Do We Find A Way》,高潮部分的英文歌词翻译过来是「我们前进方向何寻,我们追寻之人何在,我们要如何将一切修复如初,当一切看似覆水难收」,整首歌都可以解读出一番「收拾旧山河,重头再来」的味道,像一个回归的宣言。

《我们是谁》里面的许多歌就没有这么直接正能量了,写了不少在乐队沉寂状态中的孤独困苦,更像是困境中的自我安慰和激励。这张专辑里有一首《我们》,借助一个「人潮人海中」开头,说尽了这支乐队的辛酸和坚持:

嘿 我们是谁

人潮人海中被包围 来来 又回回

磁带已蒙上一层厚厚的灰

可梦依然没被撕碎 没 被撕碎

再痛也无需麻醉 流泪

时间没把我们演变成一堆 酒鬼

不投降的乐队

有天空就要飞

音量放大几倍

可听见我们无怨无悔

玩摇滚累不累

只有自己体会

还有一双耳朵

我们就永远不会闭嘴

「不投降的乐队」,是向谁投降呢?不再顺畅的市场、日益稀少的听众?不管是谁的原因,把「不投降」和「累」写到自白当中,是对自己生活状态的佐证。

可惜,在没有话语权的时候,这些自白,更多是自言自语、自娱自乐。「人潮人海中」这几个字上一次出现在歌里,俘获了无数「无地自容」的年轻人;现在,只能讲讲自己的故事了。

///

从《我们是谁》这张专辑时加入的新主唱张淇是81年生人,他和黑豹老炮们的合作,让黑豹重新有了自己的特色,在「老本」之外拿出了更多作品,是一件幸事。可惜,不足以让拥有足够资源资质的黑豹重回一线。

黑豹乐队,中国摇滚的印记

如果说《我们是谁》这张复出专辑更偏向自白,如今的《本色》,从《How Do We Find A Way》开始,已经「Find A Way」,不再问自己那么多问题,而是试图重新建立自身摇滚乐的力量,通过介入一些社会议题,展现批判,找回摇滚乐最初的价值,挣得一个面向大众的麦克风。

以《键盘·狭》和《低头士》两首歌为代表,前者是批判键盘侠和网络暴力,后者是批判低头族。都是这个时代的话题,但这两首歌并没有找到适合这个时代的表达。90年代时,「装作正派面带笑容」是充满反叛力量的金句;而现在,「键盘·狭」和「低头士」,是段子手们用起来都尴尬的谐音梗,义正言辞的呼唤,也已经不能让人提起兴趣。

明明很努力,试图跟上这个时代,表达这个时代,呈现的作品却是老套路的命题作文,对大部分人来说,过时了,不能说不悲伤。毕竟,真正能撩拨公众注意力神经的人还是有的,比如左小祖咒最近的新歌《我的公众号》,虽然反响不大,但还是符合之前的公知路线。

表达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了,剩下的黑豹乐队追随者,可能是看着黑豹乐队一路走来的一些人。当大部分人根本没兴趣关注新专辑的时候,始终还是会有人关注着那支老乐队的发展。事实证明,中国可以允许老派的流行摇滚存在,只不过他们的背后,既没有追星族,也没有狂热的年轻人,只有自己。

///

1990年,在「90现代音乐会」上,唐朝、呼吸、ADO、眼镜蛇等六支乐队完成了中国摇滚的第一次集体亮相。黑豹乐队也在现场,但没有上台:他们当时还没写出自己的歌,主办方给出了「不成熟,不够摇滚」的评价,只能在台下看着;但他们的设备非常好,所以台上用的是他们的乐器。

一年之后,振作起来的黑豹参加了深圳之春演唱会,被时任Beyond经纪人的陈健添看中,签约香港劲石,创造了《黑豹》专辑的神话,成为中国摇滚的一面旗帜。这张唱片在豆瓣上有近两万人评分,随后的第二张唱片《光芒之神》,评分者已经不到一千人。虽然这不能代表当时的销量,但能代表后世的影响和评价。

黑豹乐队,中国摇滚的印记

被评价为流行、不摇滚,被评价为「窦唯、栾树离开之后再无黑豹」,被评价为吃老本、吃自己老本、蹭中国摇滚的老本……真正一直陪伴黑豹的几个元老,要把这支风光不在的乐队继续下去时,首先要面对铺面而来的质疑。可是,黑豹这个名字,是属于中国摇滚的曾经一页,也是属于乐队成员的终身事业,不管他们做得如何,都有理由坚持。

如果能一直这样做下去,以此为生,也算一件平淡但无愧于心的幸事。

原标题:黑豹乐队三十年:从未解散也再未辉煌


免责声明: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音频为转载自允许外链的包括但不仅限于虾米等网站,转载音频均未作商业用途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分享到各大社区